更多精彩

给我难受

2018-04-13 13:0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阅读:6874

给我难受

生在大粪堆,就是不吃屎。他是一只另类的蜣螂。

小区对面楼二层中单元西住户下半夜进贼了昨天,今天在安装防盗网。天下无贼是个娱乐据说是贼进屋后先把厨房里的菜刀握在手里随时准备与户主……这是什么“盗”理偷别人家钱财,比起主人来还有理?哼,这算是跟你客气,没有把你叫醒逼迫你拿出钱财现金存折银行卡和密码就不错,没有当面强奸你的老婆儿媳和女儿也算是自知理亏还有,没偷到钱财没有下手一刀一个全都宰杀满门抄斩再逃跑就算是懂点法律。

我将了大哥一军,这太明显。我是被逼走过一次,但这次这样的结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兄弟之间的关系,你的理由从来就不是理由。我不懂机械和热处理,就不让我干。换上她干,她懂吗?说我不懂机械和热处理是因为你不想让我懂害怕我懂不敢叫我懂少懂点也说我不懂其实,就你这里这点破败的机械跟热处理常识我随便看几眼听几句就搞得清楚也不算吹因为,比起在你这里干过几天就去自己开公司的农民打工仔来我感觉还有点优势……因此,你换上一个还不如我懂的心里就踏实,这算什么理由。防我就像防备搞过政治的花村长那位给你地震的人物,你早干的什么。这样的安排你白天我夜里就是基本眼不见心不烦的境界,也是每天相见不如每天怀念的更不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表现,那么你夜里回情人家是去享受天伦和偷情的快乐而我白天回家就是做饭吗,你这也太不近人情一句话就把我们夫妻的快乐给你替换掉了啰嗦难道我就简单的生活是做饭吗,你是故意的吧,你是看我们夫妻合欢心里来气的吧,还是你想告诉他人你的兄弟又被你轰走还是存心藐视我的存在体现对我的不满,我怎么就应该把我温暖销魂的夜色让出来给你去享用情人,你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来拆散我们的三口之家,还是你感觉自己老婆在夜里跟着别人睡心不甘就出来破坏使坏。我就不知道在这里你什么都不允许我干别人怎么看,你也知道我是不善胡乱打听的嗜好也没有到处四下放风瞎说的毛病天生懒得清静但我知道你,专门造谣生事还有假托大家群众和他们等等的胡说八道无事生非以此显示自己的耐心和宽大,就是给人家一个养着我白送钱的面子可是我知道我给了你多大的助力你自己也清楚但,这些事你是不会说一点就都是给人看你是怎么帮助我,不过很多事情仔细想一下就会明白你有个亲兄弟为何什么也不叫他给你干,是你不信任他还是?就算是你帮他也是举手之劳却为何又把他给弄走?你连自己兄弟都不信还能相信谁?……我是想告诉世人你的伪善真面目……或许因为这些内容也或许知道了一点又或许要上演另一出大戏法,就是帮你也不用就地取材也不用真心,你爱干不干,不干算完,干好事我帮了你,干不好是你自己没本事,“这可别赖我”。又来了这下,从上次发蓝液价值二十万元的配方到今早,电镀光亮剂还让我自己看着办大哥说:工业品,一般年挣几万块没有问题,丸子不行,做多少才行啊。你看,事还不知道怎如何,结果账面先告诉你没问题,干不干就看你自己,别说我不管你别说我不帮你。你看,老二,你不行吧,你最多也就假惺惺成千的帮而我在坑我,大哥一起步就是上万十几万几十万的配方,不一样吧……这哥俩还有在看我笑话的同时还有争着给我帮助的虚情假意多么现成的热处理,有地方有产品有广告有技术,什么都有就是不让你干,大哥不敢也不会允许我干,其实大哥叫我干我也不想干因此,就因为他也知道你不想干,就谁干也不能叫我干,因为太过简单,因为一学就会,因为一干就赚钱……就给你个不成熟没市场的东西自己看。(这段好像是大哥给我一个项目的事件我就没敢接。)

曹会计的妈妈和小姨来了因为她的女儿,为了她女儿那位相似非洲黑人样的女婿。这一现象的结论:自己私事自己主,嘴巴免费贪吃苦,富养女儿父母责,现在才来难管住。

空间和大脑的浮物质,思想在超光速无数倍以后运动,空间的无限大也是无限小。空间在思想的运动之下发生了变化,人脑可以装下无数个宇宙,物质化了的思想可以把这个物质宇宙任意收放,也可以把物质宇宙思想化。思想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空间距离也不是思想的尺度,思想无需空间无需时间,光速跟思想在大尺度空间比速度就是静止状态。

平面媒体跟电视比起来就劣势斑斑那些纸媒的主编记者等等就最后几个字的版面,没人注意但电视就不同,起码电视做节目可以捧红很多主持人特别是那些谈话类节目,主持人在节目里就是一个讲不完话题的多嘴鸥,既是主角又是主宾还是采编。主持人比被采访对象镜头还多而且,他们的话特别多就好像是知道的多还是能瞎侃会胡聊就只要不空场不尴尬,实在没有话题就念广告因此,制片人要的是收视率才有广告厂商来赞助,有收视率广告才有传播率制片人才会有经费大家才会有钱赚因此,电视节目大多都是为了节目而节目为了收视而收视为了金钱而金钱因此,为主持人好做节目被采访对象只能是个配角是个招牌是个幌子。主持人的风采是无限的,就好似央视那位“白点头”,那个很有深度的点头动作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赞许和理解,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支持和主持。

闲逛也有风险。上午逛到十字路口因为有红灯我还开着大灯,还因为没有带头盔又压了线,就让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协警给我好一顿教育。我就怀疑警察雇佣了童工。

光亮剂。大哥看的是前景,我看不出来一点明朗。他是圈内人士,我的心不在那里。他乐观主义因为他已经成功已经无所畏惧和担心而我,就不再想继续折腾我已经没有了本钱和时间。一件事两种人,两个看法两个意见,结果自然是南辕北辙大不相同。不知道大哥的确切目的安的什么贼心我是很不相信,为何他就给我出个电镀光亮剂的法子呢?

傍晚下班时分,在城市的马路上一群群少男少女开着越野摩托极速飙车,要的就是长头发飘起来的感觉,要的就是心跳窒息的味道,要的就是坐在后面的女孩子紧紧抱住腰的力度。在路口也不减速,越是繁忙就越是显示。还有走着的也是成群结队,又笑又叫又跳又闹。这不正是——我想要的那群上下翻飞枝乱颤语乱鸣的鸟儿吗,他们不就是每年都在恋爱的鸟儿吗……恋爱,是一段专属年龄的最美风景。出了这个村,就是晚霞的辉映,再过一会儿就是余晖,次日凌晨就是新生。再想恋爱,那就如果我还有来生。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