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686小九吃饭有一点不正常

2019-07-10 23:2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202

2686-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星期一多云20℃~11℃客厅早晨温度18℃ PM2.5-46

昨天天上还是白乎乎的一片,小雨不时地飘落下来,今天已经是阳光灿烂了。

高楼大厦已经变得朦朦胧胧了。

外婆拿了一双庆小兔没有穿过几天的新鞋。

外婆说:“我把这双鞋带过去。”

爸爸问:“小九在那里不是还有好几双鞋吗?”

外婆说:“现在小九看着样子有一点旧的鞋就不穿了。”

爸爸说:“小九怎么现在就开始讲究起来了。”

我看到妈妈又买了香酥饼,前几天妈妈买的小蛋糕小酥饼还堆放在茶几上。

我跟外婆说:“小九,只要妈妈在跟前,小九的吃饭就变得异常,因为小九已经吃零食吃饱了。”

我们在家里的时候,只要看见茶几上柜子上有零食,我们都会把这些东西放在庆小兔看不见的位置。

现在爸爸回来了,我们在姨妈家住,点心零食成了庆兔兔庆小兔的家常便饭,甚至已经部分代替了主食。

庆小兔没有在地上跑。

爸爸说:“我今天没有让他玩,小九不高兴了,小九转身就要我抱。”

庆小兔进门就说:“没有钱。”

庆小兔来到客厅就拉开抽屉找钱。

庆小兔先拉开原先放钢镚的抽屉,庆小兔没有找到装钢镚的盒子,庆小兔又拉开电视柜抽屉。

在电视柜里没有找到钢镚,庆小兔张着两个手,庆小兔嘴里说着:“没有钱。”

庆小兔又到卧室里找,庆小兔最后来到厨房跟外婆说:“没有钱。”

外婆给庆小兔拿了一个钢镚,庆小兔拿着钢镚就往门口走。

外婆笑着说:“小九,你要去那里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爸爸的皮鞋说:“爸爸,鞋。”

爸爸正想穿鞋出去。

外婆说:“马上就要吃饭了,我们下午再出去好不好。”

庆小兔想了一下,庆小兔走回客厅。庆小兔掀开上衣想把钱放进口袋里。

外婆拉开抽屉说:“我们把钱放在这里,下午我们出去再来拿。”

庆小兔痛快地把钢镚放在抽屉里。

外婆说:“小九这一点好,小九愿意听别人讲。”

我说:“小九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小孩。”

爸爸说:“小九现在不去江边了。”

外婆说:“怎么不去江边了?”

爸爸说:“江边没有游戏机,外边哪里有游戏机,小九清楚的很。”

爸爸说:“小九我们两个捉迷藏吧。”

庆小兔跟着爸爸在房间里捉迷藏。

庆小兔拿起一个布狮子偶,爸爸拿起一个猴子布偶。

爸爸问:“小九,狮子的耳朵呢?”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耳朵。

爸爸说:“这是你的耳朵,爸爸问狮子的耳朵呢?”

庆小兔用手拨弄着狮子的四个脚,庆小兔不知道哪一个是狮子的耳朵了。

这是布偶,布偶就是一个头和四只脚,脚就是四个软软的布套。狮子的耳朵很小而且耳朵是埋没在鬃毛中。

庆小兔用手指着其中一个脚。

爸爸说:“这个那里是耳朵,这四个是狮子的脚。”

爸爸于是指着狮子的耳朵。

爸爸说:“这个才是狮子的耳朵。”

爸爸再问:“狮子的耳朵在哪里?”

庆小兔用手指的还是狮子的一个脚。

午睡起来庆小兔就来到园子里挖土,一个很大的蜜蜂在花朵上采蜜,也可以说不是蜜蜂,因为个头太大,也不是马蜂,因为根本就没有马蜂的模样,庆小兔用手指着要我看。

我说:“小九,不要用手去碰,当心手被它们蜇一下。”

庆小兔没有再用手去指,庆小兔铲起一铲子土倒在这个奇怪的大蜜蜂身上。

庆小兔用手在绕脖子,庆小兔说:“痒。”

庆小兔被蚊子叮了一个大包。

于是抱着庆小兔回家拿绿油膏,绿油膏放在我们房间的五斗柜上,外婆早上把庆小兔多拿的三个钢镚放在五斗柜上边,庆小兔马上就把钢镚抓在手里。

抹完绿油膏,庆小兔下来就去电视柜抽屉里找中午放在抽屉里的一个钢镚。

庆小兔拿着几个钢镚就往门口走,出门庆小兔就要我抱。

我说:“你要抱,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马上就不要抱了,庆小兔拿着钢镚就往外走。

我说:“小九,你把钢镚给外公拿着,一会要用的时候你再跟外公要。”

庆小兔犹犹豫豫的想了一会,庆小兔还是把钢镚给了我。

路过篮球场,庆小兔从包里拿了皮球,庆小兔并没有投球,庆小兔在篮球场把皮球扔进灌木丛,庆小兔马上跑到篮球场外边,在灌木丛的另一边去找球。

庆小兔扔皮球的游戏不玩了,庆小兔看见园林工人在修剪灌木丛,庆小兔就停下来看修剪灌木丛。

等庆小兔看完园林工人的工作,庆小兔忘了去坐摇摇车,庆小兔径直往江边走去。

天上响起飞机的轰鸣声,庆小兔抬起头看,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飞机。”

庆小兔伸出手跟我要,庆小兔是要我包包里带的小飞机,庆小兔举起飞机围着自己在飞,庆小兔嘴里发出呜呜的飞机声音。

当庆小兔把小飞机对准天空飞机的位置,天上的真飞机飞到大楼的后边去了,听得到飞机飞行的嗡嗡声,却看不到飞机的影子在哪里。

庆小兔想起来了灌木丛上的豆豆,庆小兔来到自来水厂水泵房,庆小兔来到生长豆豆的灌木丛跟前。

庆小兔摘一颗豆豆,庆小兔扔到地上,庆小兔伸出脚把豆豆踩扁,庆小兔再使劲用脚把豆豆踩得烂烂的。

庆小兔在水泵房的墙上抚摸着,一会功夫庆小兔的两个手变得黢黑黢黑。

突然发现水泵房墙上的不锈钢排气口,排气口宽阔的胸怀,排气口亮晶晶的模样,排气口伏下大嘴面向地面。

庆小兔两个手在拍打排气口,嘭嘭嘭的响声震耳欲聋,庆小兔拍打起来越打越兴奋。

我说:“小九,不要拍了,这也太响了。”

庆小兔两个手依旧拍打不止。

对面水泵房的值班室里走出一个人往这里一眼,发现是一个小朋友在拍打,于是这个值班员又回到屋里。

我说:“小九,你把别人都敲了出来了,我们不打了好不好?”

庆小兔更加卖劲地拍打起来。

值班员可能已经听不下去了,值班员又坐在门口,值班员挥挥手示意不要再敲了。

我跟庆小兔说:“叔叔有意见了,你的声音把叔叔都吵的睡不着了。”

庆小兔继续在拍打排气口。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

我说:“我们去看渔夫钓鱼吧。”

一路向下已经走了一个公交站,我们来到轮渡码头,庆小兔又要上岸。

轰鸣的马达声,飞扬的尘土,一辆遥控越野攀爬车在最下边的平台上飞驰。

岸边最下边的平台经过长时间的江水漫灌,平台上已经积累厚厚地一层细沙土,有一些地段环卫工人正在清理沙土。

看着不起眼的越野攀爬车,在如此恶劣的黄土地里风驰电掣,越野攀爬车呼啸着,越野攀爬车时候扬起一片尘土。

江边的平台一般只有两米多宽,这一段平台是江边最宽最长的平台,平台最宽处超过二十米而长度超过了五十米。

越野攀爬车有了一个宽阔的舞台,越野攀爬车的有一个超凡的遥控器,越野攀爬车竟然可以在三十米开外行走自如。

我们坐在中间平台的台阶上观看越野攀爬车的表演。

我让庆小兔站在台阶上,庆小兔不愿意下来。

我用手指着越野攀爬车的主人一个小男孩,是一个比庆小兔还要小的小男孩。

我说:“你看小弟弟这么小就自己站在地上自己玩。”

庆小兔这才站在台阶上,小男孩的爸爸坐在高处操纵着越野攀爬车。

我们一直看到小男孩爸爸抱起小男孩,妈妈提着越野攀爬车往岸上走。

我以为庆小兔要回家,庆小兔用手指向中建之星。

我说:“外公抱不动了,”

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一副哭相,庆小兔要我抱。

我说:“你要抱,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选择不要抱,庆小兔马上转身继续跑。

每走一段路庆小兔就会想起来要我抱,我的要求就是要抱就回家,庆小兔是宁愿放弃抱,庆小兔也要继续在地上走下去。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