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废品店里的六合开奖官网

2020-01-02 22:3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578

一、一捆废纸板里有砖头也有钱

废品回收店里,雪里红在堆码废纸板。

突然间,发现一块砖头从一捆废纸板里掉了出来,还差一点就砸了她的脚,她看了看那块砖头,便觉得有些好笑。

随后,那捆纸板也散落开来。她只好慢慢地、一摞一摞地把散落开来的纸板,重新叠码起来,刚叠到一半的时候,她看到一个被踩瘪了的纸质皮鞋盒里,嵌卡着一个塑料文件袋,‘塑料是不能当纸板卖的,得拿出来,’ 她把那文件袋拿出来时,感觉得还有点儿重,打开一看,竟然是并排着摆放的三沓百元大钞,在文件袋的两面各有一份文件遮挡着,所以那三万元钱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那两份文件都是合同。雪里红觉得那卖纸板的人太粗心了,“这是谁呀!再富也不能把钱当废纸卖。”

她把这塑料袋还原盖好,然后用一个旧布袋子包好,搁在了比较安全的地方。

二、你是雪姐?我是花儿!

过了两天,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那男的个大,额头全是汗水,脸膛也是红的,看样子有些着急,“小妹妹,你们前几天收到的纸板还在吗?” 他不知道她的岁数,个小就是妹妹。 “不在了,今天上午才装车拉走,你们不会也要收纸板吧?”“不!不!我们不要纸板!”那男的转过身去冲着那女的埋怨道,“这下没戏唱了吧!你才真的是他妈个败家娘母!”“你先别急,这东西说不定还在。”“在哪里?就在这店里。”她一边说一边走到店外的一棵小树下捡起一块砖头来。雪里红一看,那女人捡起来的那块砖头,正是那散开的纸板里夹带来的,她一下明白了。“那砖头我可是照废纸价收购来的,如果你要,就拿回去。不过那废纸板里还不只有这块砖头----”“还有啥?”那男的急了,那女的这时候便得意起来,“还有个塑料文件袋,里面还有三万块钱!是不是?”那男的急道,“小妹妹那文件袋还在吗?不会混在纸板里被车拉走吧!”“幸好那纸板散落开了,不然还真会混在废纸板里被车拉走----” “你说那袋子还在!”雪里红到里屋去把那东西拿出来,往桌上一搁,“打开点点,看有没有差错?”那男的一打开袋口,就高兴起来,“全都在里面,一点差错都没有!”“里面的钱还在不在?”“你这败家娘母,就知道钱,最重要的还是里面那两份合同和收据。”他一边说一边从袋里拿出一沓钱来,送到雪里红的身边,“小妹妹,谢谢你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够接受”

“这钱不是我的,我不会要。”“这是我的一点谢意,你必须得要。”就在两人你推过去我推过来的当中,那男的一下子看到了雪里红手背上的伤形,她那手背上已经没有了皮,而且还筋肉突显。他认得那伤形,那伤形是雪姐为了他,被狗撕咬的。他心里一阵酸楚,止不住掉下了伤心的泪来“你是雪姐?我是花儿。”“你是花儿?”“真是花儿,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

三、花儿

叫化儿六岁多就在外流浪,从来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过爹娘。救助站收留过他,他多次从救助站溜出来。饿了就向人讨要。

有位好心人给他买了两个肉夹馍。他两支手各拿一个,高兴地边吃边走。突然间不知从哪里撺出一只流浪狗来,一口就把他右手上那夹馍含抢去了,接着又撺出来一条大狗,因为被含走了一个馍,他就把剩下这馍攥得紧了些,他加快了步子,想离脱那狗,狗却紧跟着他,他哭了。这时候来了一个10来岁的女孩走上去把他护住,那狗仍蹦拢来争抢,嘴都杵拢那攥着馍的手了。那女孩伸出手去拍打那狗的嘴,那狗象是有些气恼,扭头就把那女孩的手咬住,那女孩用力向后拖曳,想把那手从狗嘴里退缩出来。只是那狗不肯松口,小孩子家那点力气哪里拖曳得出来。那女孩哭了,路人来了,女孩的手才从那狗嘴里退脱出来。

女孩的手,皮损很严重,后来又被感染,手背的皮几乎都没了。

女孩叫雪里红,大不了叫化儿几岁,但她可怜他,别人都管他叫‘叫化儿’ 只有她叫他 ‘花儿’。她把他看成了弟弟,她时常看护着他。只要他没能讨要到吃的,就会来找这位雪姐,雪姐是不会让他挨饿的----

四、芡实

后来,花儿被一个姓秦的钢材老板收养了,取名秦艽。在秦老板的指教下,秦艽也学会了做钢材生意,而且还很能干。后来秦老板老了,就把生意交给了他,还把唯一的女儿秦芡实也交给了他,再后来那老板就驾鹤归了西。

秦艽并不喜欢芡实,这女人一天就知道吃和穿,还有就是打麻将,从不帮着秦艽打理下生意。秦艽虽不喜欢她,却也懒得去管着她。

芡实是个大钱不去找小钱却盯得紧的人,家里的废旧东西,她一般是不会随便当垃圾扔掉的,能卖钱的,她都会拿到废品回收店去卖。

这天她打牌又输了,她便回家搜点杂物卖,搜了好一阵,才搜到一小捆废纸板,她拎了一下,似乎觉得轻了点,又再搜。她一下子看到那张长条几下面还有个皮鞋合,她把它端出来放在地上踩了两脚就塞进了那废纸板中,再拎了拎,还是觉得轻了,就到屋外去找了一块砖头,然后很费劲地把它也塞进了废纸板的当中,这下似乎觉得差不多了,便用那购物用的手推车拖到废品回收店里去卖----

秦艽回来没见到那皮鞋盒子,“条几下那皮鞋盒哪去了?” “被我当废纸卖了”。“卖了?你个败家娘母!” “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不就一个皮鞋盒子?值得骂我败家娘母!” “皮鞋盒子!我那里面有两份定货合同、一张收据、3万元现金。合同和收据没了,我这单生意的货款就白付了。” “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不给我说?” “我要给你说了,那三万元不就成了你的赌资?你在哪里卖的,我们去碰碰运气,看还有没有点儿找回来的希望 ----”

五、我看雪姐到是个帮手

到了雪里红店里,找回了合同、收据,找回了钱,按说大家都应该高兴。可芡实却高兴不起来,她看到秦艽对雪里红那么亲热,“喂!你跟她到底是啥关系?一会叫小妹妹,一会儿又叫雪姐,出手还那么大方,道个谢也用不着拿一万吧!” “一万还少了!” 秦艽大声地道。雪里红看到这个样子便道,“他叫我小妹妹是看到我个子小,叫我雪姐是我比他大,我当他是弟弟。花儿!这钱你还是收回去,不然就别叫我雪姐了。” “那好吧!你今天把门关了,我请你吃饭----”

饭桌上秦艽把自己的前后遭遇全都说出来了,这下雪里红也知道了他后来的事,芡实也晓得了他从前的事,三人便和谐了许多。

“你一天就知道好耍,叫你来帮我打里一下生意,又懒得来。我看雪姐到是个好帮手,想叫她来帮帮我。” “那也得问人家同不同意来。” “肯定不同意,我有我自己的回收店,而且经营得好好的,”

“你要是不同意,我会天天来要求你,直到你同意为止。”

他说到做到,还真的经常去了那废品回收店----

六、雪姐结婚了

雪里红结婚了,请了秦艽夫妇。人不多,两对夫妇共四人,秦艽有些诧异。“怎么就只请了我们两人?” “本来吗!你们两人都不打算请的。” “那是为啥?” “我怕麻烦,只好简单一点。”

她指着自己的丈夫给秦艽介绍道, “这是你姐夫梓实,你这段时间常来回收店,应该是认得他的。” “认得!” 秦艽有点为她不值。“我个子很小,力气活大都得请人。梓实是我的长工,平时对我又多有看护,时间长了大家都有些感情,所以----”

雪里红的个子的确很小,只有142厘米高,但身材却长得来十分地匀称,二十六岁了,还是一张乖乖的娃娃脸。

她这个子要找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的。还好,邻街有家废品回收店,主人因老家有事无法继续经营----雪里红的父亲便去盘了过来,几年过后,父母又去了世,好在她对业务熟悉,便自己经营下来----

梓实在这店里打工多年,工作认真,也不计较得失----

“那我得敬梓实大哥一杯,谢谢你对我姐好。” 秦艽敬酒之后又自饮了两杯,不觉得生出了一点怨气,‘----多有看护----都有些感情----我对你还不是有感情,但又想回来,我对你确实没能做到看护,反到是你从前对我看护有加。如今我想补上,你却又不给我机会----’ 想到这里他的怨气又慢慢地变成一种歉疚,还有点伤心,止不住,还流下了几滴泪来。“你哭个啥呀?今儿个明明是雪姐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才是。” “是应该高兴,我就是高兴过了度。”

其实最该高兴的应该是芡实。

芡实先前一直害怕雪里红会把秦艽抢走。雪里红虽然岁数大了点,个儿小了些。却是身材匀称,容貌端丽。看上去比自己强了许多。再加上她那些牌友们也时常开她的玩笑:“你老公经常往回收店里跑,那老板娘看起来比你还年轻,不把你老公看紧点吗,谨防他不要你了----” 她便怕了,怕她的老公真的被他的雪姐抢了去。

这下雪里红结了婚,她放心了许多,她盯着秦艽有些得意地心道,‘人家有老公了,看你还能经常往她那里跑----’ 然后又对雪里红不阴不阳地说,“我也来敬姐姐一杯,祝你幸福!我的好姐姐,这下你才是我真真的好姐姐!”

“谢谢!其实我一直都在做好姐姐,也一直都是个好姐姐,我知道你父亲对花儿有恩,不能让他辜负了你,也好让你早点放心,不然我还没打算结婚----”

秦艽的眼泪实在包不住了,也顾不得老婆的讥诮,走上去抱住了雪里红,“我的雪姐----”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