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那女人成了他的女人

2020-01-02 23:1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654

一、他把那女人拉回了家

冬天,深夜2点多,天有些冷。张元斌开着出租车路过一家饭店门口,一位喝得醉醺醺的女人拦了他的车---

他问好了她去的去处,就起动了车。

那女人吐了一车秽物,他把车子停到一边,她开了车门吐了好半天!

他递过去一杯水,“妹子漱个口!”“漱口!你有肝炎没得!想害我?”那女人把杯子给推开了。他见她吐的难受,“妹子,以后一个人可别喝这么多酒,对身体不好!”“妹子!你一口一个妹子,谁是你妹子,我有名字,老娘我叫谢桂华。叫我别喝这么多!你晓得个啥,少喝点行吗?我厂里能有业务?养得活厂里那几十号人?你知道我过的有多不容易----”说着她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张元斌见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不再和她搭话了,她哭完、吐完之后,回到车上倒头就睡着了。到了目的地的她睡得个死,凭你怎么喊都喊不醒,他只好把她拉回了自己的家----

二、那女人讹了他六仟元

母亲见他背了个醉醺醺的女人回来,心里很是狐疑。张元斌把情况告诉母亲之后,又匆匆地出车去了!母亲把这女人身上的脏衣服换了下来,洗了晾好,让她舒服地安睡了---

天亮后张元斌交了车回来,躺在沙发上就睡了。那女人13点钟才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陌生人的家里,就大吼大叫地闹了起来,张元斌被吵醒了,从沙发上起来看她。她看到家里还有陌生男人,也不问清红皂白,就打了张元斌一顿,等张元斌把详细的情况说了,她还是发横“你这臭个流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是好人?深更半夜的,把我弄到你家里来,能安好心----”

张母把那洗净晾干了的衣服递给了她,这女人看到那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态度上稍稍地和缓了一些。她接过衣服换上后,背上背包就走出了门。但没走多远就转来了,“我原说你没安好心,这不,我包里的六仟元钱没了,是你拿去了吧!赶紧给我拿出来,不然我就报警,”“别乱说,你那包我可没动哟,”“没动!我那钱在哪去了?”“我真的没拿你的钱!”“告诉你,真要是不把那钱还给我,报了警,闹到你们单位,说你趁人之危劫色劫财,小心你的工作都要除脱----”

张元斌听那女人这个样子说,禁不住心里害怕起来,‘我要是没了工作,这生活 咋过,我母亲已经老了,我不能让她的生活受到影响,还有我的女儿正在读大二,要是没了工作,怎么让她完成学业?不就6000元钱嘛!给她就是,算我倒霉。’她拿出6000元钱来,很不甘心地给了她,“拿着吧!你也不容易,大冷天的,深夜还出来讹钱!希望老天保佑我,再不要碰到这种女人了。”这女人二话没说,拿到钱就走了。张元斌甩了甩脑壳,“她怕是比我更需要这6000元钱。”

三、那女人又找上门来了

张元斌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他总在想,‘可能我前世欠了她6000元吧,不然她也不会来讹我,不过得想转来,6000元虽然折出去了,名声保住了,工作保住了----

他原以为这事就没事了,不曾想这事还没个完。过了两天,那女人又找上门来了。张元斌对她没有丁点好感,根本就不要她进屋,可他母亲却把她迎进了门,“那天,你这闺女走得急,大妈给你熬的醒酒汤都没喝。”“大妈,那天得罪你们了,真不好意思,我今天也不是来找麻烦的----”“我知道,我知道,不然大妈会让你进屋?”大妈让这女人坐下,还递过去一杯水,“你在哪里工作,累不累?”“我叫桂华,姓谢,在桂华服装厂工作,工作起来就是有点累。”“那厂是你办的吧!不然不会叫桂华服装厂。”“大妈真行,你的思想一点不次后。”谢桂华第一次见到大妈时,虽然和张元斌搞得极不愉快,但是对大妈的印像却是极好的。“大妈真好,我就想你当我妈。”“那感情好哇!我只有个老实厚道的儿子,就还差你这个脑壳活泛的女儿。”“妈,那天的事让你见笑了,那6000元钱的事,是我记错了,今天是来还钱的。”谢桂华马上就把大字取掉了,直接叫妈,“没关糸,谁都有个记错的时候,只要能记回来就好。”“我两次来都没看见大嫂,大哥他----”“你大嫂十五年前就去世了,那时他女儿还小,怕后妈不能善待她,所以也没再娶。如今女儿长大了,女儿都劝他娶呀,他就是不听。”“大哥今年多大了?妈想给哥找个啥样的媳妇?我们厂里的女工多,我可能还帮得上忙。”“你哥今年46岁,只要他俩能过日子就成,我就不掺合进去了。”“那就更好找了,我一定能给哥帮到这个忙。”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来搁在桌上,“妈这就是那6000仟块钱,请收好,我走了。妈放心,哥的事我会放在心上的。”“放心!放心!你那么热心,我会不放心?”她一边说一边示意站在一旁的儿子,“还不去送送你大妹子!”张元斌一直在旁边站着,听她俩海聊,他对她的印像也随着她们聊的进程发生着变化,慢慢地从讨厌她变得来不是那么讨厌了,只是叫他马上去送她,还是显得有些为难,不过他还是去了。

四、那女人要给他介绍个女人

他和她离得有点远,还有点尴尬。“你老----公也是服装厂的?”尴尬之中他还显得有点口吃。“是的!不过他早死了,把一个极不景气的厂子丢给了我,我都快累死了。”“那----你得再找个人!他会帮你的,也就不会那么累了。”“是得找个人----”“找----到了吗?”“找到了,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你那----么能干,谁会不愿意,谁要不愿意是谁没福气。不过也可能是你的眼光太高!”“我眼光并不高,只是你今天说的话要好生记住,别忘记了。”张元斌有些不解,“啥意思?我说错了?你愿本就能干----”“没错、没错,你说的话那会错。”“就是!”“哦!我想起了,我要给你介绍的那个女朋友的岁数和我一样大,今年36岁,模样高矮都差不多,,男人也是死了的,最近出差去了,要过段时间才回来,到时我会通知你和妈的,见面时别象今天这样不好意思,男人家要大方点,不然没女人喜欢的。”“大妹----不!我还是叫你谢厂长,你真是个搞领导工作和业务工作的。才多长的时间?你就把我妈哄得团团转,还认了妈,还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你怎么不问问我想不想娶呢?我都单了十五年了,突然要给我找个人回来,我还没得思想准备,等我好好想想再说吧----”“哥!你就别拗了,又不是马上就叫你结婚,人家出差还没回来,你怕个啥!”张元斌发现自己的态有点不对,即刻调整了一下,“这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好了!”“好的那就缓缓再说嘛!不过你得留个电话,我要再喝醉了,好叫你开车来送我回家,车费肯定照付!”他们一边走一边聊,忘记了路程的远近,他几乎把她送到了家----

五、那女人成了他的女人

他们就这样约定好了,后来她一有应酬回家晚了,他接到电话就去把她送回家。时间久一点他还真把她当成了妹子。她也常常拎着礼物去看他的妈----

半年后是张元斌生日,谢桂华来了,张元斌的女儿也回来了,家里显得挺热闹的。这时候谢桂华开始向张元斌表白,“从和你第一次相遇(还产生了误会)后,就觉得你是个可靠的男人,在后来的接触当中,更是觉得你是个极品男人,我不想错过你,希望你能接受我。”说完她就拿出了准备好的戒指,向张元斌正式求婚。

事情来得突然,张元斌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脸羞得通红,“你先前不是给我介绍的----”“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同事就是我本人。”“哦!”“还记得你送我那天说的话?”“记得,记得!‘你那么能干,谁会不愿意,谁要不愿意是谁没福气----’我一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爸,别光顾着说话,还不赶紧把戒子接过来给妈妈戴上!”他女儿的口也改得快,在这点上她象极了她的这位后妈。

他母亲也笑了,“这儿媳妇我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