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白云深处,我有间小屋

2020-01-18 18:3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深溪老人 阅读:241

青瓦顶,泥砖墙,屋角木檐上翘,安详立于白云依恋的那一峰。屋不大,占地只两分,却是我平生的最惬意:它会关爱我耳顺之年后的慢生活。

小屋有幸。林中鸟儿被东方泛出的鱼肚白唤醒,欣欣然接受穿云过雾而来的第一缕阳光,捻一撮采自房后佳木之下的香茗,冲上刚开的水,丝丝柔雾含香入鼻,或闲坐细品,或信步轻酌,一任晨风轻抚,心随山间的一带白雾悠悠漂浮,未曾抬眼,远远的一带南山自在心头。

云悄悄的来,遮了山却留给小屋以无限的空间,居小屋,仿佛活在云端。有事忙碌,往来于云中从没有身的疲惫,心的劳累;闲来无事,捧一本《论语》或《心经》,目视那染晴光而生彩或飘忽无依而游弋的云之下,浅诵一两则,生命的光辉便闪烁于眼前。雾悠悠的绕,去离屋百米的小溪边,听蜂蝶恋花之下潺潺的水声,嗅着随林间轻雾飘散的芳菲,心会与唐朝天子李世民来一番“色含轻重雾,香引去来风。”的交流。月色下,迷离白雾里,有山下的阑珊灯火,有林间清风动叶的细语,有草丛间虫儿的低吟,有声无声的都在说:“爱君山岳心不移,随君云雾迷所为。”

小屋有福。雪漫长秋山,屋前四望,起起伏伏的一片白茫茫,待晴光四照,田地与草坡还原了本来面目,树林以雪浴后的姿容怀抱小屋,执笔案头,屡屡灵感伴随房檐或树头下滴的水声悄然冒出,从未想到过的好词好句在唇齿间逗留。闲来南风轻抚你去林间采菇,滋滋山泉浸出崖间石缝,把唯此而有的清新与清雅一丝丝沁进心中。白露为霜的早晨,一夜西风将那橙黄的银杏叶厚厚地铺满门外的小径,脚踩上去,没有声响,没有味道,只有那隐隐的绵软细柔,起自脚底,感于肌肤。

小屋之乐无穷。独坐屋外篱笆旁,凝视高远的天空,成语“一碧如洗”会在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全新感受,或低头细数从楠树叶底漏下来的点点日光,或静观篱笆桩底群蚁搬食的艰辛,那些为生存而辗转奔波的日子飘然走过心头,过往的艰辛与酸楚顿然而为丝丝甜柔。三两挚友自山外来,在小屋下的山坪塘边,围着锯平的老树桩坐下,炒豆与花生散放其上,一壶浊酒,轮番执壶雅饮,或面对山崖上挂着的一绺白泉,倾述半生的辛劳;或目视满塘轻漾的涟漪,谈笑自家的儿孙;或遥指缓缓蜿蜒于成都平原上的蒲河,吐露余生的遥想,难为山外人知的雅致与雅韵在彼此的血液中悦动。

小屋居处,山高水长流。青峰有云来雾绕而幸,十分天造里含着三分神话,屋因此而有仁者之乐;水藏林间而为福地,草木自会欣欣向荣,屋因此而不失智者之乐。山之幸,水带福,合而为小屋的无尽之乐,就将今后生命的全部托付给着云里雾里的小屋!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